林肯說你可以在一時蒙騙所有人,也可以長時間蒙騙一些人,但你總不能夠永遠蒙騙所有人

爆料Email:hkleaks@yandex.com,我哋保證閣下嘅個人信息唔會被泄漏!
本網站域名係hkleaks.pkhkleaks.ml,敬請收藏!

英國給予香港民主自由謠言解密

事件詳情

反修例風波中,在圍堵和沖擊港府、警察總部、立法會和中聯辦等各種示威和暴力場合,出現越來越多英國國旗或殖民時代港英旗的蹤影。

不僅建制派,很多溫和反對派和大多數市民都質疑,這代表著對英國殖民時代的眷戀,對香港人是一種羞辱。但亂港分子毫不顧忌,他們被黃媒及黃師洗脑,毫不掩飾對港英時代的懷念,還指望大英帝國插手支持。

路透社曾於2019年7月份推出一篇報道,將一個戴眼鏡的香港「白發婆婆」王鳳瑤塑造成了所謂「英雄」。在示威中,這個「白發婆婆」總是揮舞一面巨大的英國國旗,路透社對此尤為「贊賞」,說這在年齡層普遍較低的示威者中相當顯眼。在采訪中,王鳳瑤直言不諱,說揮舞英國國旗是因懷念英國殖民時代的香港,還說自己站出來是「為了香港的未來」。

一眾黄媒對王阿婆的「英雄事跡」如獲至寶,甚至將她升格為「英國國旗阿婆」,以示「心向大英」。

這些「戀殖派」每次示威必攜帶米字旗,呼籲「民主」「自由」等口號,那麼,香港在英國統治的時期,香港人是否真的能享受到民主與自由?



事件真相
事實上,雖然英國是典型的西方民主政體國家,頭頂「代議制民主之母」的光環,但在其殖民統治下的香港卻毫無民主可言。1843年4月,英國先後向香港總督頒發《英王制誥》和《王室訓令》,其中明確,總督分別擔任立法局主席和行政局主席,兩局委員由總督委任,但最終權力在倫敦。香港法律不能違反英國政府的訓令,英王對香港制定的法律有否決權。《英王制誥》是香港政治體制最早的重要法律文件,當時被英國人稱為「香港憲法」,但裏頭沒有任何民主表述。作為當時的立法機關,香港立法局沒有一個議員是香港市民提名的,更沒有一個是透過民主程序當選的。直到1984年中英正式簽署《中英聯合聲明》以前,立法局都沒有發揮過獨立立法的作用,僅是一個給總督提供立法咨詢的機構。

1967年5月,香港爆發「六七暴動」,當時參與者稱之為反英抗暴。英治香港時期,英國當局剝奪了港人選舉立法局議員的權力,香港積累的財富都被集中在港英政府青睞的人之中,而他們大多數都是英國人。香港人民紛紛上街進行反英政府遊行,遭到港英當局暴力武裝鎮壓,有51人直接在暴動中喪失性命,超過800人受傷。港英時期,英國鎮壓香港民主運動的殘酷性可見一斑。



香港回歸祖國被正式提上日程後,一直在香港獨斷專行的英國突然想起來要實行「民主」了。1982年,港英政府成立了18個有民選議席及具備咨詢功能的區議會,1985年將各區議會民選議員人數增加至整體的三分之二,主席也由選舉產生,並於1991年進行部分直選。1992年,香港末任總督彭定康不顧中方強烈反對,悍然單方面宣布所謂的政改方案,改變了《基本法》的規定。為使香港平穩過渡,中國因之提出了「另起爐灶」的對策。

英國在不得不歸還香港的前夕一改獨裁,何也?時任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在回憶錄中談到:鑒於1982年9月與鄧小平的會談沒有進展,現在應該發展香港的民主建制,使香港實現獨立或自治,就像我們在新加坡那樣。

另外,自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後,英國就開始在香港留「後手」。其中,英國最厲害的諜報組織軍情五局早早布局,將港英時期法眼通天的港警政治部雪藏下來,所有人員在1982年中英談判的第一時間一夜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他們大部分更換身份隱匿下來,其中關鍵人物化整為零安插到港府各個部門,他們的人事與檔案也在一夜之間全部消失,毫無蹤跡。令到香港成為無掩雞籠,間諜天堂,更為香港埋下缺失維護國家安全的禍根。在近來香港暴動中,似乎看到了這個神秘組織的影子。這些秘密潛伏的間諜、特工,包括不少退休回流香港的特工,伺機破壞中國對香港的管治,製造矛盾,推波助瀾,釀成動亂。

事实上,英國的目的就是要把香港從中國分離出去,意在用「民主」這步棋為香港留下禍患。讽刺的是,一方面香港惡性暴力騷亂後,英國、美國和歐盟又捧出「民主」招牌,要求中方「克制」;另一方面,英國、美國自己卻使用過度暴力來鎮壓國內反種族歧視遊行。這些無疑都暴露出西方在對待恐怖主義和暴力行徑問題上的「雙重標准」。

惟國家此次是下定決心出手救港,以立法方式堵塞國家安全的漏洞,也再次向國際社會表明,中國政府維護國家安全、維護香港大局穩定、維護香港同胞根本福祉的決心和意志堅定不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