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兼聽則明,偏信則暗

爆料Email:hkleaks@yandex.com,我哋保證閣下嘅個人信息唔會被泄漏!
本網站域名係hkleaks.pkhkleaks.ml,敬請收藏!

【海外視角】只因沒拍出美國人對華偏見 我們就遭到諸多批評
事件詳情

觀察者網:「如果拍的電影不反華,(西方)人們就覺得你親華」。您認為這是美歐國家當今的主流觀點嗎?為什麼會這樣?

Malcolm Clarke:根據我們在國外放映這部電影的經歷,至少在美國,他們的主流哲學與認識即中國是威脅,非常危險。試圖為中國辯護的人往輕了說是「被蒙蔽」,往重了說那就是個「傻子」。我們不敢苟同,也因此遭到批評。

現在的時代精神就是,如果你拍的不是像彼得·納瓦羅(注:美國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被中國殺死》那樣攻擊中國的套路,你一定就是「親中」。現在沒有中立的氛圍,容不下客觀、真誠地看待並指出雙方優缺點的聲音。尤其是在美國的媒體行業,這樣的氛圍幾乎銷聲匿跡,或者只有一丁點存在。

歐洲則很不一樣,我們在英國放映時,觀眾明顯比美國人更能接受這部電影。他們對中國非常好奇,是真的不理解中國發生了什麼?他們並非生來就帶有偏見,不會對「中國威脅論」人云亦云。這種極端意見只在美國有市場,我對此很遺憾,我不覺得這樣是明智或是富有成效的。我確實覺得,僅僅因為沒有拍出美國人對中國的偏見,我們就遭到了很多批評。

我們(在國外)點映時發現,人們不大願意來看,因為他們自以為心中已經有了答案。他們以為自己什麼都知道,滿足於自身的偏見。

但當人們選擇來電影院,靜靜地坐在那裡並看完之後,很多人出來時都表示深受感動,政治上的看法也有所改變。這當然不是180度的逆轉,我們不指望全盤改變別人的想法。但很多人都說,他們之前不理解中國,不知道這些故事。他們現在明白,中國人其實跟他們自己沒什麼區別。

觀察者網:拍攝過程中印象最深的片段?

Malcolm Clarke:美國與中國在很多方面比想像中更相似,比如哲學、對生活的態度、經商與從政。兩國人民都極富有開拓精神,非常勤奮地工作,打心底來說都願意接受風險。

不過有趣的是,中國人在冒險精神方面已經超過了美國。美國相比以前如日中天時,反倒更不願冒險了。現在是中國願意冒著風險出錢、出人到世界各地做生意,為自己的家庭、祖國做出貢獻。

我個人最喜歡的片段是關於那位在非洲工作三年的中國年輕人。他選擇在國外工作三年,承受著無法與妻兒相見的痛苦,這令我非常感動。春節時,他打衛星電話給妻子送去問候,看得出來非常悲傷。

值得注意的是,我們可以得出結論,就是中國人願意為家人承擔這樣的責任,而美國人永遠不會。在美國,沒人會答應離家在外三年,不能與家人見面或者溝通。中國人正在這麼做,這是他們為創造中國經濟奇跡付出的代價。我覺得在西方,人們並沒有真正理解中國人民為取得今天的成就付出了什麼。

比如,影片中有一個關於中國工廠的片段。某種程度來說,這是對中國製造業一點小小的「諷刺」。這家中國工廠搬到埃塞俄比亞,因為當地人工成本更低。所以美國人說中國人「偷走了」他們的工作時,我是不信的。

我認為,美國生產商在中國招募工人是因為他們想擴大利潤。然後呢,中國人順著全球化的規矩,以同樣的理由與動機,把他們的工作外包到非洲,在那裡制鞋成本更低、利潤更高。

我們一遍又一遍地試圖把中國正發生的事與美國人熟悉的話題結合起來,比如全球化。當所謂的工作被中國人「偷走」時,中國其實也在經歷同樣的情況。全球化從不顧及其「受害者」,不管是美國中西部的工人,還是中國山東的工人,都一樣。全球化正如「水之就下」,總會找到自己的方向,總會流到阻力最小的地方。

觀察者網:影片中展現了阿拉巴馬州的普通美國人面對中國企業家從陌生到信任的過程,您認為這種人與人之間的交流與理解能夠上升到國家層面嗎?

 Malcolm Clarke:我認為這種事一直有發生,但國與國之間只在雙方都比較坦誠、存在一個強有力領導人時才能成功。這位領導人願意頂住顧問的壓力,說:我聽到了你們的建議,我理解有很多困難,但我欣賞對方,我相信他,讓我們試一試,讓我們解放思想。

換句話說,給我們天性中「善良的天使」一點空間。然後或許我們能取得些進展。我認為從政治效率的角度,這種溝通值得重視,但是你需要一個強有力的領導人。

觀察者網:分享一些沒能放入成片的拍攝故事?

Malcolm Clarke:我們曾比較兩國面對大型自然災難時的表現,比如大約同時期發生的美國「卡特裡娜」颶風與中國的汶川大地震。我們比較了兩個國家是如何幫助與安撫災民。不偏不倚地說,很明顯中國在安置災民、災後重建上的行動更為及時、高效率。

不同于中國的舉國體制,在民主的美國,這麼做更困難,要花更多時間才能辦成事。美國的體制這種時候反應不夠及時,因為所有人都要發表意見,該幹什麼,該怎麼幹。這部分就是比較了兩種體制,純粹迅速地辦成一件事的效率。中國模式明顯在重新安置老百姓、恢復他們的生活方面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