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做,天在看。歷史會記住

爆料Email:hkleaks@yandex.com,我哋保證閣下嘅個人信息唔會被泄漏!
本網站域名係hkleaks.pkhkleaks.ml,敬請收藏!

楊健興(Yeung Kin Hing Chris)
No.1841A
上線日期:2020-11-13 16:25
最後更新日期:2020-11-13 16:25

個人簡介
現任香港記者協會主席、《眾新聞》主筆;1984年畢業於當時的香港浸會學院傳理學系,同年加入《南華早報》擔任記者;1992年公休赴澳洲國立大學進修,並取得文學碩士(國際關係)學位;1994年出任《南早》政治編輯,1999年晉升為助理總編輯(政治);2000年9月至2001年6月,出任美國華盛頓布魯金斯研究所東北亞政策中心訪問學人;2002年起出任《南早》資深編輯,2009年7月1日辭職;2009年至2014年任職《信報》;2016年起在眾籌平臺《眾新聞》工作及於香港樹仁大學擔任兼職講師;2017年6月成為壹傳媒控制的工會組織「香港記協」之主席。
Dob:1960年02月12日
劣跡
禍港黑記

楊健興晚年加入《眾新聞》及「香港記協」後,政治立場嚴重傾斜港獨派、攬炒派,打著新聞自由、言論自由、民主的旗號,反中亂港,詆毀國安法,配合幕後金主顛覆特區政府,企圖透過媒體第四權爭奪香港管治權。去年的反修例風波以來,以楊健興為代表的「香港記協」不僅極盡可能栽贓醜化香港警隊執法、攻擊特區政府施政,還屢屢為假記者護短、助威吶喊。

一、立場偏頗,雙重標準。

自2019年6月至今,暴徒及攬炒派針對部分內地遊客、愛國愛港人士進行人身傷害、對中資機構及本港公共設施實施暴力破壞等違法行爲,楊健興身爲記協主席,選擇性失明,亦不加以譴責,只是一面倒無理譴責港府、警方,混淆視聽。《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2019年8月在機場遭暴徒非法禁錮及圍毆,楊健興僅對暴行表示遺憾,卻又質疑該記者未佩戴證件;當香港警察出招扼制氾濫的假記者,楊健興卻稱不宜要求記者在採訪時必須配備認可的記者證。這不是赤裸裸的雙重標準嗎?

香港記協自詡捍衛記者的採訪權力、捍衛新聞自由,但2020年8月發生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涉嫌禁錮《大公報》記者四小時的事件後,「香港記協」沒有譴責,反叫《大公報》開記招對質,本末倒置。原來記協捍衛的新聞自由是有親疏之分、藍黃之別的,《大公報》的記者難道就不是記者?

二、濫發記者證,充當暴徒“護身符”。

2019年10月28日,一名叫葉嘉雯的「記者」在警方例行記者會上公然叫囂及用強光射警,阻礙信息發佈,事後證明她是一名自由工作者,未受任何傳媒機構委派。她使用「香港記協」發出的記者證強闖記者會抗議而非采訪。另外,反修例期間,大量假記者持有香港記協濫發的會員證,穿著反光背心出現在暴亂現場掩護暴徒撤退。衝鋒陷陣後,有「香港記協」這個大母雞出面罩住,假記者自然有恃無恐。

三、盲撐黑暴記者,辯稱「人人記者」、「有人違法,警方可以執法」。

反修例期間,大量黑暴青年冒充記者妨礙警方執法。對此,楊健興認為任何人都有權在公共場合採訪,反而批評警方單方面界定哪些人是記者。既然人人都是記者,無需界定身份,記協為何自己在吸納成員時又要區分四類會員,且只有以新聞工作為主的人員才可以申請成為正式類別的會員?還不是因為記者素質良莠不齊?

至於會否有人聲稱記者,利用記者的採訪自由及權利達到其他目的,楊健興認為如果有人違法,警方可以執法。但是,當警方對違法記者執法時,楊健興又會以捍衛新聞自由盲撐。香港電台《鏗鏘集》編導蔡玉玲因製作元朗7.21事件節目、查閱車主資料時涉嫌「為取得道路交通條例下的證明書而作出虛假陳述」,被香港警方拘捕。以楊健興為代表的「香港記協」第一時間政治先行,不是去核實蔡是否觸犯法律,反稱打壓新聞自由,又稱傳媒查冊完全是基於公眾利益,不能接受查冊是違法。真係好笑,警察執法保護市民隱私難道就不是基於公眾利益?身為記者,你竟然不知道相關查冊政策早在2019年10月已經收緊?違法就是違法,與新聞自由何關?記者有特權,可以淩駕於法律之上?
人際關係
妻子:張敏儀;
長子:楊子朗;
次子:楊子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