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做,天在看。歷史會記住

爆料Email:hkleaks@yandex.com,我哋保證閣下嘅個人信息唔會被泄漏!
本網站域名係hkleaks.pkhkleaks.ml,敬請收藏!

梁偉文(Albert Leung Wai Man)
No.2049M
上線日期:2021-01-25 15:32
最後更新日期:2021-01-25 15:32

個人簡介
香港著名作詞人,人稱:夕爺,現移居臺灣;自小飽受患有躁鬱症父親的家庭暴力而不得解脫,中學時期癡迷於中國文學,並從中找到了精神寄託;他早年曾就讀於石籬天主教小學、九龍塘宣道小學、陳瑞祺(喇沙)書院,預科畢業於喇沙書院,1984年畢業於香港大學文學院中文系,1986年出道。才華橫溢的他作品幾乎遍佈半個粵語樂壇,曾給張國榮寫下「我就是我,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給王菲寫下「相聚離開都有時候,沒有什麼會永垂不朽」,為北京奧運寫下「我家大門常打開」。林夕原本稱得上一名愛國人士,在著作《就算天空再深》的《叫我如何不愛國》一文中,曾發自肺腑表示「教我如何不愛中國,以身為中國人而驕傲」。不過童年的陰影以及父愛的匱乏,導致林夕的性情出現巨大扭曲,他成年後苦苦追求演藝圈一名男藝人,甚至迎合其政治主張,在港獨的道路上越走越遠,至今執迷不悟。林夕的複雜性,是香港流行文化甚至是香港整個社會複雜性的一個縮影。
Dob:1961年12月17日
FB:@林夕-111980450535381
劣跡
亂港藝人

自幼在暴力家庭長大沒有快樂

據林夕憶述,他在一個所謂「父權」的家庭中成長。父親有三個太太,林夕是第三個太太所生的獨子,家中還有兩個姐姐和一個妹妹。由於父親患有躁鬱症,隨著成長,其他兩房的子女因難以接受父親暴躁的脾氣而相繼搬走,只剩下他與父母3人在家中。林夕接受媒體訪問時坦言:父親最喜歡拿母親出氣,吵吵罵罵,童年沒有一丁點的快樂,以致自己被孕育成「怪獸」,甚至在十七、八歲的時候,一度覺得人生很難熬下去。為了保護、陪伴媽媽,他選擇了忍隱、留守,到在港大讀翻譯系才首次反抗。他記得,爸爸曾一次發脾氣責罵了媽媽近一個月,又打爛家中碗碗碟碟,之後,半夜紮醒會鬧林夕,甚至林夕去廁所沖涼沖耐少少都會被鬧。他最終選擇「起義」反抗父親,最後帶著媽媽離開這個家。1991年,即林夕30歲那年,其父親去世,他內心反而有一絲釋放及鬆一口氣的感覺。不過事後林夕感慨過,他不恨自己的父親,「他不是不愛我們,只是完全唔識得愛,累阿媽受累十幾二十年苦。」

「不瘋魔,不成活」 苦戀明明卻追而不得

由於童年遭受父親精神虐待,隱忍、叛逆的因數已深深植入於林夕的個性中,亦因為早年缺乏父愛的緣故,林夕成年後窮一生精力苦苦追求演藝圈的一名同齡男子、港獨分子黃耀明的愛。

1992年在達明一派解散後,黃耀明簽約羅大佑的音樂工廠,開始與林夕的合作。林夕纏綿悱惻的歌詞和黃耀明妖嬈嫵媚的嗓音配合得天衣無縫。在認定黃耀明就是自己音樂上的知音、拍檔後,林夕開始對黃產生令人費解的執念。「深愛的人總是卑微,被愛的人總是囂張」,這句話用來描述林夕與黃耀明的關係,最恰當不過。入行多年,林夕得到了金錢、名譽和地位,唯獨得不到那個他最想要的人。某次接受訪問時,林夕坦言自己曾經有過一段10年的感情,那些年裏所有的愛只有那個名字。從兄弟摯友到漸行漸遠,到最後再無可能,黃耀明的拒絕給林夕帶來太深的情傷,也激發了林夕寫下了很多傷心的詞曲,包括「黃是你的姓,紅是你的愛《忘》」、「你掌心的痣,我總記得在哪裡《至少還有你》」等等。由於填詞創作壓力大,再加上苦追黃而不得,林夕2000年左右患上嚴重的焦慮症。2012年,黃耀明公開出櫃並承認已經有穩定男友時,恐怕是林夕最絕望的時刻。那年,林夕五十歲。

受到中國傳統文化的浸潤卻反國教、搞港獨

無可否認,在遇上黃耀明之後,林夕的政治思想開始偏離。時光飛逝,這頭「怪獸」長大、羽翼豐滿後,開始釋放出驚人的社會破壞力量。一方面為討好癡戀對象黃耀明而迎合其政治主張,另一方面是童年時就埋於骨子裏的叛逆因數作祟,受益於中國傳統文化的林夕開始頻繁參與社會政治活動,在港獨的錯誤道路上越走越遠。

2012年9月5日,年過半百的林夕應損友黃耀明之邀請,現身金鐘政府總部外舉行的反國民教育集會現場,聲援在場反對國民教育的學生及市民,無理反對香港歷史及通識教材中出現中國歷史。

2014年非法佔中期間,和羅曉彬共同創作歌曲《撐起雨傘》,該歌曲由何韻詩、黃耀明、葉德嫻、謝安琪、盧凱彤一眾港獨歌手共同演唱。同年10月4日,林夕親身去到中環集會上,形容此次佔領運動已經播下種子,「這個種子會一直傳開,將來或者再聚,這一些就不是徒勞無功了」。

同年12月,林夕應港獨週刊《100毛》邀請,扮成美國時代週刊《TIME》中黃之鋒的學生形象,登上該雜誌的封面,並在內文中表示撐學生,讚揚他們「後生運動,無畏無懼」。

2015年,林夕據稱在出席香港大學現代語言及文化學院香港研究主辦的講座時曾說過,為《北京歡迎你》填詞作了一趟官方喉舌,是其人生污點。隨後,林夕遭內地網民抵制,其在廣西大學的活動被取消。

2016年起林夕移居臺灣,由於離不開香港市場,開始臺灣香港兩地遊走。

2019年,林夕與臺灣樂隊共同創作《雙城記》來暗諷香港,歪曲逃犯修例是「送中條例」、「比23條還惡毒」。在採訪中,他也毫不掩飾自己的立場,還認為自己被內地下架音樂、被節目除名是「一種光榮」。

2020年6月,定居臺灣的他不僅出席台獨組織舉辦的支持港獨的活動,再次為港獨創作歌曲《自由之夏》,以紀念反修例風波一週年。

2020年8月6日及7日,林夕在社交平臺發出兩則貼文,將個人作品《約定》改寫成帶有社會運動及時事的內容,贈給在港區國安法生效前離港的港獨分子羅冠聰,隔空呼應、聲援港獨,遭到央視點名批評,稱他的所作所為與中華民族利益相離,與中國主流民意相反。

寄語:冀望其他人永遠不要成為像林夕一樣的人,因為他只是個可憐人。如果他繼續執迷不悟,在港獨的道路上越走越遠,終有一日會受到國安法的懲處。
人際關係
母親:徐明芳(2020年3月因急性肺炎去世)